民间艺术 FOLK ART
民间艺术

四川民间艺术--四川皮影

发布人: 四川江夏文化研究会     时间:2008-11-12

 

四川皮影

        四川皮影又叫“灯影戏”,是四川地区的汉族传统表演艺术形式。清代极盛。大多具有汉魏石刻简约纯朴的古韵。清代极盛时分东西两路,东路分布于川东、川北山区,影人形制多以直线造型、刻工精细,形体高约30厘米,以牛皮制成。四川皮影所演剧目除历史、神话、传说外,多为谐剧。影人造型夸张、滑稽,脸谱服饰多仿川剧,因而很有地方特色。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皮影表演

起源
        汉代画像砖只在四川地区才有出土,它是一种刻有图画的墓砖。图画的内容除宗教和汉族民间传说外,大量的是反映墓主人生前日常生活的画面。由于墓主人的身份涵盖了从士大夫到普通老百姓的各个阶层,这些画像砖也就成了广泛研究汉代文化的珍贵资料。四川皮影又叫“灯影戏”。大多具有汉魏石刻简约纯朴的古韵。四川皮影的脸谱造型,比陕西和北京更有特色,它夸张幅度大,注重刻划人物的性格,尤其着力人物眼睛的设计,如全脸是阴刻,只将眼球和眼部的装饰阳刻,显得目光炯炯传神。艺术格调浑厚、大气。四川皮影所演剧目除历史、神话、传说外,多为谐剧。影人造型也多夸张、动态滑稽、脸谱服饰多仿川剧、很有地方特色。
         皮影表演 由人操纵兽皮或纸雕成的玩偶进行表演的戏剧形式。借助灯光把玩偶及其活动的影像投射在半透明的屏幕上,供观众观赏。玩偶主要是不同的人形,也可能是各种动物,但都有完整的故事情节。这种戏剧形式发源于东方,后传入欧美各国。

 王皮影美术工艺品——八仙中的韩湘子

历史
        四川皮影《破镜重圆》一帘灯影唱高楼,宛转歌喉度曲幽。

 

        阿堵传来神毕肖,果然皮里有春秋。

 

        这首成都《竹枝词》是对四川灯影艺术魅力及特征的极好概括。

 

        四川灯影从现存资料看,在清乾隆时期就已十分成熟。据载,绵阳历史上可知的最早的灯影班为永定场槐树店赵镜海于乾隆六年(1741年)起班的“苏州灯”班。而赵镜海为灯影世家,他本人小时候在南部就为灯影艺人,来绵阳建灯影班是重操旧业。其从艺生涯及艺班发展历史当可再往前追溯。

 

灯影戏

清代
        清代极盛也分东西两路,东路分布于川东、川北山区,影人形制多以直线造型、刻工精细,形体高约30厘米,以牛皮制成。当地人称作“渭南影子”,因为从陕西渭南传来之故。西路分布于川西成都地区,影人形制受北京皮影影响,高约60厘米。
        代著名四川籍文人李调元有“影灯戏”诗:翻覆全凭两手分,无端钲息又钲闻,分明夺地争城战,大胜连年坐食军。
        李为四川锦阳罗江县南村(今属安县宝林乡)人,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中进士,五十一岁以前,在外省作官,晚年返乡潜心写作。“影戏灯”诗将乾隆晚期锦州农村皮影戏班演出情况写得贴切生动,韵味无穷,没有皮影艺人精湛娴熟的技艺和对这种技艺的熟悉了解是难以写出来的。故此,四川皮影在清以前应该有一个漫长的孕育期和生长期。

 

皮影脸谱

改革开放以来
        改革开放以来,四川在开发文化旅游资源、发展文化旅游业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文化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文化景点开发、建设与保护及文化旅游景点软环境等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四川省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确定,旅游业是"我省面向21世纪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骨干或支柱产业",并明确将四川的旅游定位为中国自然生态旅游和文化旅游强省。这说明了文化旅游在我省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已得到了广泛的确认。这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川北皮影的代表人物——皮影大师王文坤


来源途径
        据四川大学博物馆汪玉祥先生的推测,四川灯影的来源,有以下几种途径:
四川本土本有皮影,这种皮影已无迹可考。明末清初,张献忠、刘文秀等农民起义军把湖北皮影带到川北地区。康熙年间,云南皮影随着吴三桂的军队传到四川。从东部和南的外省皮影,与四川原有的皮影碰撞融合,在贫穷的川北山乡形成了一种老艺人口耳相传的川北“土灯影”和“渭南影子”,并于清朝嘉庆年间传入川西。咸丰年间,川西民间艺人以川北“土灯影”为基础,吸取了陕西“渭南影子”精雕细刻的优点,创作了被外国人赞誉为“最复杂的皮影”,即成都皮影。

 

制作皮影十分不容易

分类
成都灯影
        民间艺人习称为“成都京影戏”,据说取自“来自华北京城”,或“可与京城皮影媲美”意。成都灯影的影偶以半透明的黄牛皮(俗称“亮皮子”)为原料,一般体形较大,个别大影人高达1米。由于体大皮厚,在制作时少用刀刻镂,而是用40多种(据说全套工具共300余种)铁工具錾,四川人称“錾灯影”。以錾金石之功錾牛皮,其影偶质地之坚可想而知。著名刻手有钟长兴、仲焕章、刘洪顺等。成都影偶的分段与关节比北方影偶多。多在头帽处分段,以便根据剧情需要更换头冠;在手掌与手指之间增加活动关节,使手部更灵活,更便于表演细腻的情态和高难度的武打动作。成都灯影还将北方影戏须发同头面联结雕刻的方式改为软须发,这一改动为影偶操纵技巧的发挥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无论是文场的起卧坐立,俯仰顾盼,捋须撩袍,端带掸尘,还是武场的打斗杀伐,腾云驾雾,飞檐走壁,无不神情入化,丝丝入扣,令人叫绝!平面的影偶,经艺人之手,顿时富有立体感。至今成都人口中还有一句歇后语叫'灯影把子──扯浑(音kǔn)了,'就是赞扬那些把影人提得活生生的名手。”
        明末清初成都著名的“春乐园”影戏班中影人提手唐芳,外号“唐麻子”,“自少至老,提灯数十年,得心应手,熟极而化,提者推为巨擘。”成都灯影在影偶的造型设计上借鉴川剧的表现艺术,同时汲取了蜀锦刺绣、蓝印花布、四川年画等民间工艺美术的艺术手法,形象栩栩如生,地方风味浓郁。以脸谱造型为例,成都灯影除与各地皮影脸谱一样多用五分脸外,少数文武旦与神话人物为八分脸,充当道具的神佛像用十分脸,孙悟空、包公、二郎神用专用脸。人物脸面均天庭饱满,下巴圆曲。与北方影人削额尖颌、有棱有角的脸谱造型形成鲜明的对照。更为特殊的是成都灯影;变脸"脸谱,用一张“满脸”(镂空或雕花、敷彩相结合的处理手法多用净、丑一类角色。)放在一张空脸(主要借助于线条的组合变化来雕刻的脸谱,近似于戏剧中的生旦角色造型)上,系在耳际,随剧情变化而自由翻盖。这是川剧"变脸"技法在灯影中的运用。
        成都灯影班人数较多,有“七紧八慢九稍停”之说,而实际上大的影班往往多达十二、三人。唱腔均用川剧调,自提自唱,一专多能。剧目丰富,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列国”之说。

 

川北皮影艺术团

川北灯影
        川北灯影又分为“土灯影”和“陕灯影”。
        土灯影顾名思义是川北土生灯影。影偶长约一尺五六,脸谱以阴纹为主。造型较粗笨,雕工较粗糙,人物头上是光头,和木偶、大戏一样,演出时临时加戴帽子、插翎子旗靠等,演唱时,生、旦、净、末、丑一人唱一角,走影子由另人担任。乐队还要七、八人。故编制在十六、七人以上。此影子大多流传于南充、广元、重庆合川的沿嘉陵江流域一带。
        陕灯影又称“渭南皮影”,是川北皮影的主流。相传,清乾隆年间,陕西渭南地区有一杨姓皮影艺人来到川北,在南充西充县槐树场安家传艺,其皮影技艺很快在川北传播开来。川北灯影在造型和形制上和北方皮影相近。脸谱以阳刻为主,透光明朗,映在灯光照射的纱幕上,丝毫毕现。然而在唱腔上都仍是川剧唱腔,并且是自提自唱。川北皮影剧目丰富,多为连台本的条纲戏,擅长《三国》、《水浒》、《西游》、《封神》等民间神话故事戏。也上演部川剧剧目。演出活动自清以来,一直活跃在沿嘉陵江流域的阆中、南部、西充、南充各县市。据不完全统计,川北灯影有大小影箱约60个以上。著名皮影艺人有王文坤、何正同等。

 

皮影戏《现代舞》

纸灯影
        此类灯影专供小孩逢年过节玩耍,用纸雕刻,彩绘敷油(桐油),刀法粗犷,设色简练,节日气氛浓厚,高约16.5──20厘米,比川北灯影小。

 

皮影戏《关羽斩蔡阳》

皮影制作
        皮影最初采用厚纸雕刻,但经过长时间的使用摸索,发现厚纸作品易损坏而改用牛皮、羊皮、驴皮。再随着长期的使用发现,驴皮与其他原料相比更具有耐磨损、耐霉变、易着色、不变形的特点,故清中后期,皮影戏的作品大多采用驴皮制作,经过雕簇、敷色、烫平、连接等多道工序制作完成。从此人们约定俗成把皮影统称为“驴皮影”。而一个影戏作品的诞生,还需要编创或抄写唱本,随后根据唱本的内容进行加工制作。工序之一刻皮:首先,将皮子泡软,铺平后刮去皮毛,打磨得薄厚均匀,对着阳光呈半透明状,然后晒干。
        工序之二起稿:用尖状利器在皮面上划出所需人物侧面轮廓等图形。
        工序之三开刀:将皮子铺在木板,使用雕刻刀具,雕刻成形。
        工序之四染色:雕刻完成后给皮子染色,旧时染色所用的染料多采用朱砂、黄丹、绿汞和一些植物作为主要染料。
        工序之五装配:刻皮染色后,用重物压平定型,用麻线连缀关节。
        于是一幅幅形象逼真、传神,富有神韵的皮影在能工巧匠的手里,便成了一个个有灵气的生命舞动起来。上述皮影的制作工艺属于四川皮影制作工艺。各地皮影的制作工艺基本上是大同小异、互相借鉴。只不过各地选料有所不同,而牛皮、羊皮、驴皮则成了各地区制作皮影的主要原料。随着使用制作工艺的提高,人们又摸索出几种“推皮触刀法”、“刀口”、“烫货”等较高的工艺技术。它为皮影的人物、动物雕刻向细腻、精致方向发展奠定了基础。
皮影的制作看似简单,实则对工艺水平要求十分严格。
        以齐齐哈尔地区仅有的一家驴皮影戏传承人贾家来看,传承保留下来的只是皮影戏的作品、唱本及演出时一应俱全的道具,一定程度上还缺少能使皮影戏真正动起来的“掌签”绝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小的遗憾。

皮影记忆
        “驴皮影”保留下来的同时,又给当代人留下一个沉重的课题,如何解读影戏的历史,解读它厚重的文化内涵,对众多的保护工作者来说,仍然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梳理和发扬。现中国许多省市都有“驴皮影”社团,但基本是上百年前传承保留下来的作品。当今的戏社演出,基本是摆弄前人留下的唱本和技术,很少有新的创造和创作。
当面对这些汉文化的瑰宝,却又常常在财力、人力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内心深处肩负的责任心、使命感,在某种现实面前,往往又显得有些苍白。
        从保留下来的“驴皮影”作品看,主要以民间流传的唱本和传说中的神话及人物故事为主要题材。皮影戏的先人们根据各个时期人们的生活和想象中的传说事物进行提炼加工,从而制作出了一些鬼怪、花轿、门神、动物、花、鸟、古代城堡建筑等一些爱憎分明、颇具地方特色而又形神兼备的作品。可以想象出当年,每每开台唱戏,那些活灵活现充满生命气息的象形作品,是怎样地摄人心魄、动人心弦。于是,“驴皮影”在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地上找到了生存发展的空间,流传便成了延续下来、广受欢迎的唯一途径。多年以来,在陕西、河北、四川等地,广为流传的戏目(影卷)较多,如:《嫔铁剑》1至4本、《碧玉剑》3本(修业堂)、《炎天雪》4本(新盛堂)、《降虎阵》8本、《封神演义》、《锁阳关》3本、《二度梅》11本、《界牌关》3本(新盛班)……十几种风格各异的戏目及百余本唱本,在群众中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成为地方戏种里异常活跃的娱乐形式。当在皮影戏那厚重的历史中穿梭时,仍能感觉到当年几十台驴皮影“大戏”轮流上演的“魔力效应”。
        许多“驴皮影”戏世家,几代人为了养家糊口生存下去,不惜用生命和泪水去换取达官贵人的笑脸,去保护传承这一“土里土气”的地方戏种,并举步维艰使它能够延续下来,这无疑是一个伤心痛苦的过程。好在经过他们的努力,那些皮影唱本和作品终于保存了下来。
        在厚重的历史长河中寻觅,串起零乱记忆的同时,竟有许多苦涩的味道从心灵深处泛起。也许通过保护,再过几年、几十年,子孙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去解读历史,研究揭示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寻觅它永恒的艺术真谛,让“驴皮影”出神入化地展现在眼前。那样,心会得到一丝安慰,能够理直气壮地与长眠于地下的先人坦然对话,让那些充满神韵而又魔力十足的“驴皮影”,在当代人的生活中出神入化地鲜活起来。

 

四川皮影

相关书籍
《四川皮影》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年一版一印,收集整理最精彩的皮影画幅111件,全部彩色精印,16开51面,印量1400册,图书馆书,品好。1983年,刘丹桂以这部分皮影画像为核心临摹的专著《四川皮影》在国内公开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关于四川皮影的专著。1986年在成都锦江大礼堂,当中国民间美术博物馆的专家驻足在这批皮影艺术珍品前时,惊呼:“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四川皮影。”随后,这一批共27件皮影精品,全被中国民间美术博物馆悉数收藏。不久,《四川皮影》为西德皮制品博物馆收藏,并载入德国图书目录。随后,奥地利、法国等国艺术研究机构,慕名而来,一一收藏了刘丹桂仿制的这批皮影艺术精品。


友情链接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7~2022 四川黄氏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09699号  
本网站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贴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文责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