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 FOLK ART
民间艺术

川剧变脸(川剧绝活)

发布人: 四川江夏文化研究会     时间:2007-07-05

川剧变脸(川剧绝活)

        川剧是汉族戏曲剧种之一,流行于四川东中部、重庆及贵州、云南部分地区。川剧脸谱,是川剧表演艺术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历代川剧艺人共同创造并传承下来的艺术瑰宝。
        川剧变脸是川剧表演的特技之一,用于揭示剧中人物的内心及思想感情的变化,即把不可见、不可感的抽象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变成可见、可感的具体形象——脸谱。川剧变脸是运用在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特技。是揭示剧中人物内心思想感情的一种浪漫主义手法。

 

川剧绝活:变脸
        变脸是运用在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特技。是揭示剧中人物内心思想感情的一种浪漫主义手法。
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在面对凶猛野兽的时候,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以吓跑入侵的野兽。川剧把“变脸”搬上舞台,用绝妙的技巧使它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

 


分类
        变脸的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 “抹脸”、“吹脸”、“扯脸”。此外,还有一种“运气”变脸。
则油彩涂于额上或眉毛上,如果只变下半部脸,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
        “吹脸”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
随着剧情的进展,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如《白蛇传》中的钵童(紫金铙钵),可以变绿、红、白、黑等七、八张不同的脸。再如《旧正楼》中的贼、《望娘滩》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 “扯脸”有一定的难度。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以免到时扯不下来,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二是动作要干净利落,假动作要巧妙,能掩观众眼目。
        还有一种方式是“运气变脸”。 传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在扮演《空城计》中的诸葛亮时,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他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再由白转青,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后怕。

 

技艺
        但是川剧变脸作为国家二级机密,传至国外时也会造成一定的文化流失,若不加以保护,则有可能会向宣纸那样,被日本人注册成别国的专利。

 

观赏性
        在成都川剧变脸表演的地方很多,除去表演质量不高的演出地:
        蜀风雅韵:该剧场的前身是民间的一个川剧戏曲班,前些年为了旅游文化的需要、开发旅游,该剧场聚集了川剧行业中数位名角,展现川剧的各种明间绝活,有较强的观赏性,在川剧行业中有很好的口碑。

        锦江剧场:特色就是经常有传统的川戏看,很多中老年人都喜欢到这里来,看场川戏,喝上一杯茶,真的是一种享受啊。演出很精彩,变脸喷火都有了,非常值得一看,很有特色的。川剧变脸秀,效果非常好,剧情完整,高潮跌宕,舞台效果唯美。地址在华兴正街54号(近王府井)。

 

民间艺术
特技
        川剧变脸是运用在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特技。是揭示剧中人物内心思想感情的一种浪漫主义手法。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面对凶猛的野兽,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以吓唬入侵的野兽。川剧把“变脸”搬上舞台,用绝妙的技巧使它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

情绪化妆
        中国戏曲的情绪化妆。变脸最先用于神怪角色,明代已有。明杂剧《灌口二郎斩健蛟》中就有“变化青脸”的记载。当时的变脸是演员进入后台改扮。后世则衍变为当场变脸,成为一项表演特技,不少地方剧种都有,以川剧最为著名。变脸有大变脸、小变脸之分。大变脸系全脸都变,有3变、5变乃至9变;小变脸则为局部变脸。变脸的主要手法有三:抹暴眼、吹粉、扯脸。前两种属涂面化妆,如抹暴眼是演员手指抹上预存于眉头或鬓的墨青,一抹即变;吹粉更是粗糙,即演员吹起色粉,以改变脸色;后一种则加用面具,一层一层套在脸上,松紧死活有度,变时一个个扯下来。此外,还有撕脸与贴脸,现已不多用。变脸要求动作敏捷,不露痕迹。主要用于剧中人物惊恐、绝望、愤怒等情绪的突然变化。

 

历史起源
        变脸之于川剧,有如喷火之于秦腔,皆属招牌路数、看家绝技!
        说起变脸,有必要先到川剧那里去溯一溯源头。话说清乾隆、嘉庆年间,每至逢年过节之际,在四川乡镇村落码头处林立的庙堂都会搭起戏台以作庆典,久而久之,川剧就在街头巷尾之中渐成气候。清代“两湖填四川”,为蜀地的文化带来了诸多新元素,昆、高、胡、弹、灯,诸腔戏班汇集入巴蜀各大城中的酒肆街坊之中,生、旦、净、末、丑同亮相于茶馆的小戏台之上,日久逐渐形成共同的风格,清末时统称"川戏",后才改称“川剧”。
        相较于川剧艺术本身的渊源和博大,变脸的技艺成形则还要归属于二十世纪。在这期间,变脸在戏班的对台戏中不断摸索、演变、精化,渐渐成为川剧的一大特色。川剧的悲剧极有特色,喜剧独树一帜,凡是情感波折、内心激变之处,变脸皆有用武之地,它以其怪诞狰狞的面相变化表现出人物内心不可名状之律动,作为一种对人物内心非常独特的表现手法,无疑大大增加了川剧本身的表现力,每及名角表演变脸,就常常酿成爆棚之患。可见,老百姓对这种极端好看的耍活儿是打心眼地认可的。

表现手法
        变脸的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抹脸”、“吹脸”、“扯”。此外,还有一种“运气”变脸。
        “抹脸”是将化妆油彩涂在脸的某一特定部位上,到时用手往脸上一抹,便可变成另外一种脸色。如果要全部变,则油彩涂於额上或眉毛上,如果只变下半部脸,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如果只需变某一个局部,则油彩只涂要变的位置即可。如《白蛇传》中的许仙,《放裴》中的裴禹,《飞云剑》中的陈仑老鬼等都采用“抹脸”的手法。
“吹脸”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内装粉末,演员到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粉末扑在脸上,立即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必须注意的是:吹时闭眼、闭口、闭气。《活捉子都》中的子都,《治中山》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采用的便是“吹脸”的方式。
        “扯脸”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它是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一张的绸子上,剪好,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再一张一张地贴在脸上。丝线则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如腰带上之类)。随著剧情的进展,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如《白蛇传》中的钵童(紫金铙钵),可以变绿、红、白、黑等七、八张不同的脸。再如《旧正楼》中的贼、《望娘滩》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扯脸”有一定的难度。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以免到时扯不下来,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二是动作要干净利落,假动作要巧妙,能掩观众眼目。
        还有一种方式是“运气变脸”。传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在扮演《空城计》中的诸葛亮时,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他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再由白转青,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后怕。
总之,变脸在川剧中是很绝的一门技艺,已被其它兄弟剧种所借鉴,并且已经流传国外。

类别
        川剧的变脸绝技,让人匪夷所思:一张脸刹那间可以变幻出十四张之多,真是值得惊叹的事情。而鲁迅先生横眉冷对的“一阔脸就变”,同样让观众惊诧万分。“变脸”之一种:曾经穷途末路,苦不堪言,一朝得势,飞黄腾达,则再难正眼瞧人,朋友熟人不相往来,看见也不相招呼,连走路也衣角翻飞,拂人于咫尺。
        “变脸”之二种:现实社会,人们可以经常看到达官贵人驾乘高档轿车,出入高档别墅、会所,衣香鬓影地频繁参加所谓的交际、娱乐,一副纸醉金迷又趾高气扬的派头,而一旦“双规”,一旦失势,就又耷拉脑袋,满脸无奈与悔恨,教人视之哭笑不得,顿感滑稽之极,又深为痛恨!
        “变脸”之三种:认识一个搞工程建修的经理,前几年衣冠楚楚,脸面光鲜,不想新近碰倒却是大变其样,一副委琐潦倒之象,连说话也底气不足,嗫嗫嚅嚅,让人顿生怜惜之情。一问才知是因为外出包工被骗30余万,银行和个人借款不能到期归还所致。
        “变脸”之四种:而丑陋的女人,不是通过自身素质的培养,以增强可爱的程度,而是借助现代的整容技术美化成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却居然可以为她换来金钱甚至前途,实在是奇妙得很!
的确,金钱是男人的脸,有了钱,男人可以装扮成宋玉、潘安,甚至为所欲为;没有钱,男人则胆气全无,就象没有灵魂的空壳躯体。而女人有了钱,也可把自己塑造成大家闺秀,或者妩媚丽人、妖魅公主。然而“变脸”之种种何其多也,谁也不希望这种“变脸”继续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变来变去,那就拿出可贵的胆识,做人必要的灵魂来吧!

著名人物
王道正

        “变脸”的秘诀:
        王道正“变脸”始于1985年。当年6月,四川省川剧院赴西柏林参加“地平线85”第三届世界文化节,演出《白蛇传》,他从师兄刘忠义那里接过“变脸”的专用服装和特制道具。1980年12月,刘忠义随剧院赴香港演出《白蛇传》饰演紫金铙钹,变了4张脸,令港人眼界大开。王道正追踪师兄刘忠义,经过刻苦钻研和反复摸索,增加为5张脸,在第三届世界文化节开幕式上引起轰动,倾倒西方观众,被誉为“化装和角色变幻的世界大师”。1987年5月,川剧《白蛇传》东渡扶桑,在日本首都东京连演16场,又巡回7大城市演出8场,有4位日本记者跟踪录像总计24场,研究王道正“变脸”的秘密,测出他的“变脸”速度在1秒之内,至于秘密在哪里,只能慨叹一声:“不知道!”1996年,王道正曾先后应邀到新加坡、香港献艺,单独演出川剧“变脸”绝活,在短短的3分半钟里,陆续变幻出绿、蓝、红、黄、棕、黑、白、金等八张脸谱。在1996年香港国庆文艺晚会上,主持人沈殿霞小姐翘着拇指,连声夸奖:“精彩,精彩!我们站在旁边都看不出你是咋个变的脸。只知道你头上有机关,身上也有很多机关。”香港“金牌主持”何守信先生也打趣道:“就算不眨眼睛,也看不出窍门所在。黑脸红光闪闪,更是耀人双目。”
新生艺人
        龙越,男,民家艺人,川剧变脸演员,1988年06月20日出生于 生于安徽蚌埠。15岁曾叩拜四川遂宁川剧团导演、国家级演员巴蜀变脸王---龙怡策为师学习川剧变脸艺术,以川剧变脸演员身份强势进入演艺圈,逐渐发展至演员川剧变脸演员身份强势进入演艺圈,逐渐发展至演员。
艺人“龙越”所传承的是正宗龙氏川剧变脸,其特色是川剧变脸的主要流派之一,在表演过程中以双喜临门,三星高照,仙鹤展翅,金龙翻身,俏佳人,左右开弓,童子拜佛,仙猿偷桃,叼扇脸,喷火脸,脸中脸等,为独特的艺术表演形式,脸谱色彩鲜明,神态逼真,幽默诙谐,趣味横生。身法飘炅优美,动作新颖传神,一招一式,刚柔并济,动静相宜,快慢有序,将川剧艺术特有的手,眼,身,法,精,气,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龙氏变脸艺术多次在全国性巡演,并在多个国家进行文化交流,友好访问演出,为川剧变脸艺术的传播和光大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特点
        王道正“变脸”有3大特点:
        一、八张脸谱,皆为全脸。一般“变脸”多为半截脸,有点类似影片《佐罗》,嘴巴露在外面;王道正则为全脸,并且解决了呼气、吸气与发声这一难题,看上去就象直接勾画上去的净角脸谱;
        二、双向变脸。先由绿、蓝、黄、棕、黑等各色脸谱,现出本相,再变金脸。也就是说,王道正先将脸谱一张一张地依次扯下来,揭开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最后还要平空蒙上一张金脸,隐去真身;
        三、紧密结合剧情发展,表达人物内心感情。紫金铙钹几番化变,现出第4张“喜鹊闹梅”的棕色脸谱,自以为得计,降伏了白娘子,乐得像个小孩子,又拍手,又跳脚。揭开他那阴阳法宝一看,惊叫一声:“咦,跑了哇!”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周身发火。在这里,王道正创造了一张黑脸,还要眼冒金星,头上、胸前、后背冒光,形象栩栩如生。
        自1985年以来,10余年间,王道正“变”了多少次“脸”,他早已记不清了。从成都到北京,从国内到海外,从东方到西方,从舞台到荧屏,聊以自慰的是,从没有失误过一次。
        王道正总结自己“变脸”的诀窍为14个字:“车身含胸脚手动,稳准到位心有数。”车身、含胸、脚手动,是指全身各个部位都要紧密配合,心中有数,力求规圆矩方,以形传神,神形兼备,“变脸”才能又稳,又准,又快,又帅,又美。就象实际生活中人们使用家庭电器那样,川剧“变脸”也是一张脸谱一个“按钮”,演员在表演中只能凭感觉去摸,不能用眼睛去看,一看便离了形,走神。王道正变8张脸,就要掌握8个“机关”。当然,并非电脑操作,有时也会出现失误,但不是失在变脸之后,而是误在操作之中。有一次“变脸”,依次序该第3张脸谱,却摸到第4张脸谱的“按钮”。丰富的后台经验使他临阵不乱,胸有成竹,先用几个表演动作迷惑观众,赢得极其宝贵的1、2秒钟的黄金时间,搜索第3张脸谱的“机关”,仍然有条不紊地变幻下去,亡羊补牢,不露破绽。

经典剧目
        变脸中最具川剧特色的,是《白蛇传·金山寺》一场紫金铙钵的扯线变脸。当哼哈二将、简斋、哪吒、韦驮等被白蛇一一战败后,法海禅师使出罩摄“妖魔”的神器紫金铙钵,白蛇仍然在青蛇的掩护下成功逃脱。剧中紫金铙钵拟人化为钵童,先后三次出场,第一次出场时,以绿蓝相间的脸谱亮相,在与白蛇的打斗中依次变为红脸绿眉、蓝脸金眉、黄脸、白脸黑眼,最后以白脸、笑眼、红颊的本脸追杀白蛇下场;第二次出场是追杀白蛇的过场戏,以白色的本脸亮相,发现白蛇早已逃走,跺脚之间,突然变为黑脸白眼,急迫白蛇下场;第三次出场仍旧是白色本脸,在与白蛇相遇的一刹那变为金脸浓眉络腮胡;最后,当白蛇、青蛇率众水族败退时又还原为白色本脸。生动而清晰地展现出钵童寻找白蛇时的张狂,发现白蛇时的激动,罩住白蛇时的喜悦,白蛇逃走后的恼怒等情绪变化过程,具有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友情链接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7~2022 四川黄氏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09699号  
本网站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贴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文责自负